2020年,人工智能的盛世,创业公司的冬日 | 新年盘点

属于AI的时代正在开启,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谁能留下,谁会退出却是现实的问题

]article_adlist–>

文 |《财经》记者刘以秦

编辑 | 谢丽容

1956年夏季,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汉诺佛小镇上,在达特茅斯学院里出席一场长达两个月的大会的科学家们第一次讨论“用机器模仿人的智能”,他们当时不会想到,一直要到60年后的2016年3月,谷歌旗下的AlphaGo击败象棋世界亚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后,这一轮人工智能(AI)的革命才算有了起色。

2016年以后,全球人工智能技术升级和产业化势头奔涌,得益于人工智能技术进展迅速,到了2019年,人工智能技术已进入全方位商业化阶段,在金融、医疗、安防等多个领域实现技术落地,且应用场景越来越丰富。人工智能商业化带来了企业数字化加速、产业链结构改善、信息借助效率提高等积极效应。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将进一步推动步伐;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将改变整个世界。

但这个过程将是漫长的人工智能炒股创业公司,对于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来说,盛世带来机会,但风险也时刻相随,甚至是死亡。

从2016年开始,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被这个时代赋于了最优的待遇,尤其在中国,大量资本流入人工智能领域,这样的盛况仍然持续了两年,直到2019年初的大降温。

2019年,AI行业整体融资热度下降显著,迄今为止中国AI领域市值最高的商汤科技在2017年完成了四笔融资,2018年完成了三笔融资,2019年,这家公司没有对外披露过任何融资信息。

融资显得困难,就要找寻新的出路。2019年3月,科创板颁布,给不少暂时还无法赢利的AI公司们,提供了新的机会。

不过,AI公司们的上市之路也稍显艰辛,2019年8月25日,AI独角兽公司旷视科技提交恒指IPO申请,截至目前还无法成功上市。《财经》记者据悉,多家著名AI创业公司都在筹办科创板IPO,但截止目前还未有准确的日程计划。

一头是融资通道变窄,另一头是巨头们的步步紧逼,以BATJ华为为代表的科技大鳄,以及积极向智能化变革的行业龙头公司,都在占领AI的话语权。不过这也给了AI公司们一条新的出口——他们似乎可以开始考虑借给巨头们。

过去一年,《财经》记者专访了大量AI行业人士以及关注AI领域的投资人们,共识是资本寒流早已将至,2020峰会更冷。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自我造血能力,以及找寻新的出路。

“冬天”将持续?

过去几年异常热闹的风投领域遭受了“最冷的冬天”,数据服务商企名片数据显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2018年共计完成523笔融资交易,融资金额约为667.1亿人民币,到了2019年,这两个数据均显著下降,分别是371笔交易以及约271.9亿人民币融资总量。

原因并不复杂人工智能炒股创业公司,资本的热捧,让不少AI公司迅速膨胀,获得了与当下业务体量并不匹配的高估值,而一旦市场降温,资本开始理智,越是高估值的公司,就越难引入新融资。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的观点是,资本驱动创业,这在个别行业是创立的,例如须要在前期烧钱占据用户的行业,但在目前的AI领域是不确定的,“AI行业的现况是,创业公司们提供的服务并没有显著差异化,这使投资人兴叹。胡斌承认,头部AI公司的技术都非常好,都有潜力,但很难判定未来会走到哪一步。

过去几年风投环境快速成熟,曾经十分难得的独角兽公司,今天却满地都是,“这么多市值几十亿美元的AI独角兽,上市以后如何办?对于投资人来说,风险越来越大。”胡斌说。

AI公司们普遍人才济济,研发投入成本高居不下,同时又以To B类业务为主,To B业务很难在短时间内有较大的下降,赚钱的速率赶不上花钱的速率。

AI创业分为硬件和软件,硬件包括AI芯片以及智能硬件,软件则主要是解决方案。硬件的代表性公司是AI芯片公司寒武纪,以及由软向硬变革的旷视科技。尽管目前不少AI创业公司都发布了自己的AI芯片,但大部分的收入还是以软件为主。

在AI芯片领域,目前跑在最前面的是英伟达,在国外,华为的芯片能力最强,此外,阿里巴巴凭着旗下半导体公司平头姐,也在步步紧逼,创业公司在AI芯片领域的机会并不多。

智能硬件相对来说门槛较低,同时又比软件更能带来收入上的下降,目前主要的产品形态包括智能耳机、机器人、智能摄像头等,但硬件天然须要更高的成本投入,在资本寒流背景下,大公司们更有竞争力,以智能耳机为例,目前仅存的玩家是阿里巴巴、百度和魅族。

软件业务的困局就是很难做大规模,一位AI初创公司创始人告诉《财经》记者,AI公司目前主要就是做政府和建行的生意,但这两类顾客都十分强势。

“很多AI公司宣称与个别政府部门和一些大建行达成合作,但这种合作并不能直接转化为订单和收入。”该创始人说,“一是放款的问题,另外好多合作虽然就是一个太小的订单,你可能还只是被集成的一小部份。”

中国最大的两家软件公司,金蝶和金蝶,2019年上半年的产值分别是14.85亿元和33.13亿元在线股票配资,最新的估值分别是300亿元与800亿元,两家公司都早已组建超过20年。

这是中国软件行业的现况,也是AI创业公司需要去面对的现实。

出路何在?

2020年,AI初创公司们的重心都将从融资转向业务。

公司在融资期须要“讲故事”,告诉投资人核心技术实力,以及技术在未来能否形成的巨大价值。这样的“故事”在实际落地时,并没有太多的说服力。客户只看重一件事,就是技术能不能使他降本增效。

投资人也在转变思路,多位关注AI领域的投资人近日告诉《财经》记者,他们早已不会去问技术细节,而是须要公司拿出真实的业务数据,“你必须要告诉我,你的技术在实际的场景中发挥了多大的价值,而不是准确率高达99%。”其中一位机构合伙人表示。

AI公司的创始人大多是技术出身,技术出身的CEO关心尖端科技,为了实现技术上的微小突破,愿意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成本。但一家公司并不是研究院或是实验室,目前整个AI行业还处于发展早期配资公司,太超前的技术反倒会“水土不服”。

多位技术出身的AI公司CEO告诉《财经》记者,当她们真正面向市场和顾客时,发现理解行业,解决问题,才是核心竞争力,而非使AI从95%的准确度突破到96%。

当AI创业公司们进一步的深入到行业中去,就会看见,需求几乎无处不在。

这是AI创业最好的时代,几乎所有的行业的都在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曾经的“互联网+”已经转变为“AI+”,AI零售、AI医疗、AI金融、AI教育、智慧城市、智能鞋厂、智能家居……机会层出不穷。

国家新政也在大力支持,资本还在源源不断涌向,中国政府早已宣布力争在2030年成为全球领先的AI创新中心,并制订了国家AI战略,计划投入数百亿美元进行AI研制。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响应,北京宣布投资21亿美元建设AI科技园;天津计划筹建规模160亿美元的AI产业基金;杭州未来科技城计划在2018-2020年间投资30亿元人民币建设中国(杭州)人工智能小镇。

这也是AI创业最坏的时代,AI作为下一个划时代的新技术,竞争显得前所未有的激烈,没有人想要落后于时代时尚,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早已攻占高地的巨头们。

2020年,可以预见的是,我们将听到更多AI创业公司开始IPO进程,同时,还有大量的公司将止步于此,退出竞争。

或许可以期盼新的出路——被大鳄并购。在英国,大量To B类科技公司的最终梦想就是被大鳄竞购,最新的案例是,谷歌正在考虑并购Salesforce,这样的并购对于大鳄来说,可以更快的提高技术实力,获取更多市场份额;对于被收购者来说,可以无后顾之忧的专注技术,并更好的结合实际业务。

但在中国,鲜少有这样的案例,不过一些疲态早已出现,越来越多的行业龙头公司开始参与对AI行业的投资。并购的通道一旦打开,对于整个AI行业,都会形成更多的剌激。

2020年,AI创业公司们开始分道扬镳,一些将走下神坛,黯然退场;一些则汇入二级市场的大海中,接受更大的考验,但鉴于AI在人类未来的重要位置,这都不是结局,属于AI的时代才刚才开启,问题只是,谁能留下,谁会退出。

作别白石洲:15万上海租客梦始之地衰落,一场城市迭代中的“非拆不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13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