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定调,借钱炒股的当心了:场外配资合同无效,劝诱配资要赔付损失

《纪要》当中还明晰了保底或则刚兑条款无效,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与受益人签署的富含保底或则刚兑条款的协议,人民法院应该认定该条款无效。另外,保底或则刚兑条款以“抽屉合同”或者其他方法约定,不管方式怎样,均应认定无效。

配资炒股的要当心了,场外配资合同无效

实际上,“借钱炒股”在美股市场仍然存在,特别是在股灾中在线股票配资,总有人想赌一把,加大杠杆入市,而场外配资就是最为流行的一种,其本质就是“借钱炒股”。不过,这种“借钱炒股”存在较高杠杆,例如场外配资10倍杠杆,就意味着假如投资者有10万元本息,配资机构可以卖给投资者100万元资金,最终可以操作的资金就是110万元。这样,投资者通过配资,潜在的利润和风险也均放大10倍,而配资公司则通过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和资金月息获利。目前线下的配资市场是以自然人身分开户,而投资者借用帐户,签订的协议的民间借贷,杠杆比列不等,最高的有10倍杠杆。

此外,在场外配资中还可能存在着圈套,其中网上配资平台的“虚拟盘”就是最典型的事例。今年4月1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4月16日表示,证监会高度关注资本市场场外配资情况,坚定不移严打违规违法的场外配资行为,坚决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和资本市场正常秩序。证监会诚恳提醒广大投资者,所谓的场外配资平台均不具备经营期货业务资质,有的涉嫌从事非法期货业务活动,有的甚至采用“虚拟盘”等形式涉嫌从事盗窃等违规犯罪活动。请广大投资者提升风险防范意识,远离场外配资,以免遭到财产损失。

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指出,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法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这些场外配资公司所举办的经营活动,本质上属于只有期货公司才能依法举办的融资活动,不仅规避了监管部门对融资融券业务中资金来源、投资标的、杠杆比列等众多方面的限制,也激化了市场的非理性波动。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法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除依法取得融资融券资格的期货公司与顾客举办的融资融券业务外,对其他任何单位或则个人与用资人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该依照《证券法》第142条、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10条的规定,认定为无效。场外配资合同被确认无效后,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请求用资人向其支付约定的月息和费用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请求分享用资人因使用配资所形成的利润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用资人以其因使用配资导致投资损失为由恳求配资方给以赔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另外用资人就能证明因配资方采取修改密码等方法控制帐户促使用资人难以及时平仓补仓,并据此恳求配资方赔付其为此遭到的损失的,人民法院依法给以支持。用资人才能证明配资合同是因配资方延揽、劝诱而签订,请求配资方赔付其全部或则部份损失的,人民法院应该综合考虑配资方延揽、劝诱行为的形式、对用资人的实际影响、用资人自身的投资经历、风险判定和承受能力等诱因,判决配资方承当与其过失相适应的赔付责任。

资管产品保底、刚兑条款无效,抽屉合同也不行

另外,关于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审理,《纪要》认为,营业信托纠纷主要表现为事务管理信托纠纷和主动管理信托纠纷两种类型。在事务管理信托纠纷案件中,对信托公司开展和参与的多层嵌套、通道业务、回购承诺等融资活动,要以其实际构成的法律关系确定其效力,并在此基础上依法确定各方的权力义务。在主动管理信托纠纷案件中场外配资炒股,应当重点审查受托人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财产管理过程中,是否恪尽职守,履行了慎重、有效管理等法定或则约定义务。

信托公司根据法律法规以取得信托酬劳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分处理信托事务的经营行为,属于营业信托。由此形成的信托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为营业信托纠纷。如果协议中约定由转让方或则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间后以交易本息加上折价款等固定价款无条件回购的,无论转让方所出售的标的物是否真实存在、是否实际交付或则过户,只要协议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对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转让方或则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约定承当责任的诉讼恳求,人民法院依法给以支持。

对于劣后级受益人的责任承当,《纪要》指出,信托文件及相关协议将受益人分辨为优先级受惠人和劣后级受益人等不同类别,约定优先级受益人以其财产认购信托计划份额,在信托到期后,劣后级受益人负有对优先级受益人从信托财产获得利益与其投资本息及约定利润之间的差额承当补齐义务股票配资平台,优先级受益人恳求劣后级受益人依照约定承当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给以支持。信托文件中关于不同类型受益人权力义务关系的约定,不影响受益人与受托人之间信托法律关系的认定。

值得注意的是,《纪要》明确保底或则刚兑条款无效。信托公司、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人与受益人签署的富含保证本金固定回报、保证本息不受损失等保底或则刚兑条款的协议,人民法院应该认定该条款无效。受益人恳求受托人对其损失承当与其过失相适应的赔付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给以支持。在实践中,保底或则刚兑条款一般不在资产管理产品协议中明晰约定,而是以“抽屉合同”或者其他方法约定,不管方式怎样,均应认定无效。

不承当主动管理职责的通道业务新老划断至2020年底

同时,《纪要》指出,当事人在信托文件中约定,委托人自主决定信托筹建、信托财产运用对象、信托财产管理运用处分方法等事宜,自行承当信托资产的风险管理责任和相应风险损失,受托人仅提供必要的事务协助或则服务,不承当主动管理职责的,应当认定为通道业务。《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第22条在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的同时,也在第29条明晰根据“新老划断”原则,将过渡期设置为截至2020年底,确保平稳过渡。

在过渡期内,对通道业务中存在的借助信托通道掩藏风险,规避资金投向、资产分类、拨备摊销和资本占用等监管规定,或者通过信托通道将表内资产虚假出表等信托业务,如果不存在其他无效事由,一方以信托目的违规违法为由恳求确认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至于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权力义务关系,应当根据信托文件的约定加以确定。

此外《纪要》明确了受托人的举证责任。资产管理产品的委托人以受托人未履行勤奋尽责、公平对待顾客等义务损害其合法权益为由,请求受托人承当损害赔付责任的,应当由受托人举证证明其早已履行了义务。受托人不能举证证明,委托人恳求其承当相应赔付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给以支持。

另外在关于公司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关于“对赌协议”的效力及履行“对赌协议”,《纪要》指出,从签署“对赌协议”的主体来看,有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则实际控制人“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目标公司“对赌”等方式。投资方与目标公司订立的“对赌协议”在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的情况下,目标公司仅以存在股权回购或则金钱补偿约定为由,主张“对赌协议”无效的场外配资炒股,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投资方主张实际履行的,人民法院应该审查是否符合公司法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及股份回购的强制性规定,判决是否支持其诉讼恳求。

机构未履行适当性义务,消费者有损失要承当责任

《纪要》规定,在审理金融产品发行人、销售者以及金融服务提供者与金融消费者之间因销售各种高风险等级金融产品和为金融消费者参与高风险等级投资活动提供服务而引起的民商事案件中,必须坚持“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原则,将金融消费者是否充分了解相关金融产品、投资活动的性质及风险并在此基础上做出自主决定作为应该查明的案件基本事实,依法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规范买方机构的经营行为。卖方机构不能证明其早已根据要求履行了适当性义务的,应当对金融消费者为此所受的损失承当赔付责任。

而适当性义务是指买方机构在向金融消费者推介、销售银行理财产品、保险投资产品、信托理财产品、券商集合理财计划、杠杆基金份额、期权及其他场外衍生品等高风险等级金融产品,以及为金融消费者参与融资融券、新三板、创业板、科创板、期货等高风险等级投资活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必须履行的了解顾客、了解产品、将适当的产品(或者服务)销售(或者提供)给适宜的金融消费者等义务。

卖方机构承当适当性义务的目的是为了确保金融消费者才能在充分了解相关金融产品、投资活动的性质及风险的基础上做出自主决定,并承受由此形成的利润和风险。在推介、销售高风险等级金融产品和提供高风险等级金融服务领域,适当性义务的履行是“卖者尽责”的主要内容,也是“买者自负”的前提和基础。卖方机构未尽适当性义务造成金融消费者损失的,应当赔付金融消费者所受的实际损失。实际损失为损失的本息和月息,利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存款基准利率估算。

在告知说明义务方面,纪要明确人民法院应该依照产品、投资活动的风险和金融消费者的实际情况,综合理智人就能理解的客观标准和金融消费者才能理解的主观标准来确定买方机构是否早已履行了告知说明义务。卖方机构简单地以金融消费者手写了例如“本人明晰知悉可能存在本息损失风险”等内容主张其早已履行了告知说明义务,不能提供其他相关证据的,人民法院对其抗辩理由不予支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15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