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家上市公司拟炒股 深圳能源今年浮盈几十亿扮靓业绩

近期,三全食品拟使用10亿元闲置资金进行证券投资,引来了交易所关注函,随后其改变了投资计划。今年已有15家上市公司宣布炒股,有公司拟投20亿,多家投资额超今年三年报披露的货币资金余额。深圳能源炒股去年浮盈几十亿扮靓业绩。

近期,三全食品拟使用10亿元闲置资金进行证券投资,引来了交易所的关注函,随后其改变了投资计划。事实上,上市公司进行证券投资并不是哪些新鲜事,今年以来早已有15家上市公司宣布证券投资计划。不过,上市公司炒股同样面临风险,此前,有公司通过炒股赚取了可观的利润,为公司经营业绩锦上添花,也有公司炒股巨亏退场。

今年已有15家上市公司宣布炒股 有公司拟投20亿,多家投资额超货币资金

近日,三全食品发布公告称,在不影响正常经营、有效控制投资风险的前提下,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拟使用不超过10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其中,8亿元用于建行委托理财,2亿元用于股票、债券、基金等产品的投资。相关提案早已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因其中报仍未公布,记者见到,其截止去年9月末的货币资金仅为5.1亿。

事实上,三全食品此前仍然把闲置资金对外投资,只是此前只投资于较低风险的建行理财或存款产品。今年3月,三全食品刚才订购了共计3亿元的建行结构性存款产品。本次是将投资范围拓展到包括股票在内的有价证券领域,此后三全食品也构建了新的证券投资管理制度。

上市公司“炒股”并不是新鲜事,三全食品也不是去年第一家宣布投资股市的上市公司。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除了金融类公司或有持金融车牌子公司的上市公司之外,截至4月15日,已有15家上市公司宣布拟进行包含股票在内的证券投资。其中沪市上市公司居多,12屋内,包含5家显卡、5家中小板、2家创业板公司。

部分上市公司与三全食品类似,此前只投资于低风险的理财产品,现在开始拓展投资范围至股市。例如恒宝股份,自2013年就开始用闲置资金进行投资理财,不过此前其投资范围仅包括低风险、期限短的建行理财、信托产品及固收类转债等,不直接投资于境内外股票、证券投资基金,也不投资于以股票为主要投资标的的理财产品。今年4月15日,恒宝股份发公告称,拟使用不超过3亿元进行证券投资,投资范围也拓展至股市,包括新股配售或则申购、证券回购、股票及存托账簿投资等。由于其未披露中报,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为3.732亿。

另一类是此前已有证券投资经验的公司,今年降低针对股市的投资额度。例如永吉股份,2019年度期货证券投资总额度为3亿元,其中除理财外的证券投资1.5亿元;今年证券投资额度提高至3.5亿元,其中股票、基金、债券等证券投资额度为2亿元。由于其未披露2019年中报,记者见到,截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余额为2.435亿。

另外,智度股份在去年9月决定使用不超过4亿元进行证券投资,今年1月将投资额度调整为8亿元,3月该公司披露早已订购了国光电器股票,持股5384.70万股,投资成本4.96亿元。不过,截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余额为4.998亿。

在目前已宣布证券投资计划的公司中,额度较高的为东方精工,达到35亿元。东方精工年初确定的今年度投资额度为20亿元,并且范围仅限于中低风险理财产品。其后表示,这一投资计划早已不能满足公司当前实际情况须要,因此决定举办证券投资类业务,新增的投资范围包含股票及存托账簿投资、新股配售或申购、证券回购、新三板投资等。不过,截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余额为12.93亿。

另一家大手笔投资股市的是恒生电子。2020-2022两年恒生电子计划每年度以不超过60亿元的闲置资金进行投资理财,其中针对资本市场股票二级市场的投资额度为20亿元,其表示随着银行理财产品利润逐步增长配资炒股,公司将在资本市场寻求优质资产。不过,截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余额为5.133亿。

另外,还有塔牌集团、宝新能源、神州数码、同花顺等公司今年拟进行的证券投资额度在10亿元以上。

规则放松+A股吸引力 引部份公司炒股

上市公司对于投资股市的热情,也来自于监管规则的变化。此前,深交所对于上市公司证券投资并不持鼓励心态,对于显卡公司,“不鼓励公司超出经营实际须要从事复杂衍生品交易,不鼓励公司以套期保值为托词从事衍生品投机”;对于中小板公司,“不鼓励公司进行风险投资”(此处“风险投资”包含期货及衍生品投资、基金证券投资等)。

随着新证券法的颁布,今年2月28日深交所发布了新修订后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下称《指引》),适用于在深交所显卡、中小板上市的公司。《指引》对上市公司开展证券投资行为的划分和叙述与往年法规相比发生变化调整,此前的“不鼓励”表述只保留了一条“不鼓励公司从事以投机为目的的衍生品交易”,其余均删掉。《指引》还简化了审议程序,中小板不再要求期货及衍生品交易应取得全体监事2/3和独董2/3同意;投资产品不再分辨产品发行主体,均递交董事会审议,此前部份投资还需提交股东会议审议。

并且,深交所此前规定,上市公司因部份募集资金项目中止出现结余资金,拟将部份募集资金变更为永久性补充流动性资金的,应当承诺补充流动资金后12个月内不进行风险投资。在新修订的《指引》中对结余资金补充流动资金并无此限制性规定。

东方精工即是根据这一规定的变化作出投资计划调整。东方精工2017年进行非公开股票发行,共募集资金29亿元。今年3月12日该公司披露,拟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止后的节余募集资金(约11.08亿元),全部用于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并承诺本次流动资金施行完毕后的12个月内不进行风险投资。由于原文件早已废止,东方精工可不再遵循这一规定,因此决定举办包含股票投资在内的证券投资。

昆仑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投资股市在我国监管层面并无明晰支持或是反对的规定。在海外市场,尤其是欧美国家,上市公司基本上就会持有一些金融资产。中国蓝筹股正在往完全市场化方向发展,也应当要准许上市公司持有一定的金融资产,包括股票、债券等。

今年初以来,受到新冠脑炎疫情影响,全球股市都出现一定波动,其中蓝筹股相对来说较为稳定。根据wind数据,年初至4月16日午盘,上证指数涨7.55%,深证成指跌0.38%,创业板指跌11.69%。张玮表示,考虑到投资收益,当前疫情之下可能实体企业遭到冲击较大,上市公司投资实体预期利润可能不高。资本会尽量去找寻避风港,金融市场遭到疫情的冲击相对靠后,可能投资金融市场相对安全一些,A股反弹下降的机率也较高,因此一些公司会选择投资于美股。

深圳能源炒股浮盈几十亿扮靓业绩,也有昔日“股神”上海莱士亏损退场

股市风云变幻,散户炒股往往“几家欢喜几家愁”,上市公司也不例外,既有大挣几十亿的,也有亏损退场的。

以深圳能源为例,据其2019年三年报披露,深圳能源共投资了13只股票,最初投资成本共计40.87亿元,2019年三季度末末帐面价值共计70.32亿元,浮盈约30亿元。深圳能源两个较为成功的投资是国泰君安和美的集团,股票价值跌了几十倍:其在国泰君安蓝筹股上投资了1.57亿元,期末帐面价值升至27.14亿元;另外在美的集团上投资了183.02万元,期末账面价值为1.50亿元,涨了80倍。

证券投资也为上市公司业绩提高作出贡献。深圳能源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3.5亿–18.5亿元,较上年下降95%-168%。该公司提出业绩上升的诱因中就包括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利润及投资收益环比降低。

长安汽车与深圳能源“广撒网”的投资思路不同,仅投资了2只股票,西南证券和福州时代,也取得了不错的利润。长安汽车的总投资成本为11.03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2只股票账面价值已然达到16.58亿元,其中,在西南证券下浮盈1.10亿元,在福州时代下浮盈4.45亿元。

不过,即便炒股高手也有失手的时侯,其中典型代表是上海莱士。2015年起,上海莱士开始投资股市,初期连续获得急剧投资收益,2016年实现投资收益6.72亿元,2017年实现投资收益3.22亿元,投资收益占赢利的相当大部分,被冠以美股上市公司“股神”称号。

上海莱士主要投资于兴源环境和万丰奥威两只股票,由于这两只股票在2018年连连反弹,上海莱士的投资开始巨额巨亏。2018年当初上海莱士投资收益为-11.10亿元。

以持股兴源环境的过程为例,上海莱士通过两个信托计划共计持有兴源环境5038万股,初始购进股票价格约12.26元。2018年2月,兴源环境连续涨停,6月后继续上涨,股价由20元以上跌至个位数,两个信托计划陆续跌破补仓线,上海莱士多次追加建仓资金。但最终上海莱士还是“割肉退场”,2018年7月提早中止了两个信托计划。2018年度两个信托计划对上海莱士形成投资收益共-8.35亿元,公允价值变动利润共-1.34亿元。2018年上海莱士整体业绩也由盈转亏,归母净利润-15.18亿元。

由于炒股产生巨额巨亏,上海莱士在2018年中报中披露中止证券投资的决定,原有的证券投资将在未来适当的时机逐渐实现退出,今后将不再进行新的证券投资。

兰州长江投资收益超主营业务利润,上市公司过度炒股或侵蚀主业

市场波动以及利润不确定是上市公司投资股市必定面临的风险,目前已宣布证券投资计划的公司均披露了相关风险控制举措。

事实上,《指引》已经明晰了上市公司证券投资的内部控制要求,上市公司从事证券投资与衍生品交易,应当遵守合法、审慎、安全、有效的原则,建立完善内控制度,控制投资风险、注重投资效益,包括制订严格的决策程序、报告制度和监控举措;公司董事会应该持续跟踪证券投资与衍生品交易的执行进展和投资安全状况。

在三全食品公告拟进行10亿元证券投资的隔日,深交所中小板管理部火速对三全食品发出了关注函。三全食品2019年三年报显示货币资金期终余额为5.09亿元,深交所要求该公司分析其进行证券投资的可行性、必要性和风险防治举措,是否会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与财务安全。

三全食品回复称,截至2020年4月10日,公司购买的银行理财产品未到期金额为7.2亿元,该资金为公司闲置资金,目前属于公司实际可支配货币资金,公司可用资金较为充足,证券投资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三全食品也已制订了一些风险防治举措,包括制订管理制度,对证券投资的原则、范围、权限、内部初审流程、内部报告程序、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督、责任部门及责任人等方面均作了详尽规定。

巨丰投顾投资顾问经理郭一鸣表示,疫情影响以及大环境不景气下,很多上市公司业绩或不理想,希望利用“炒股”来补充业绩或则是盘活资金,但也会面临市场风险。股市的风险是来源于其不确定性,毕竟风险和利润是成正比的,上市公司炒股同样会面临巨亏的可能。上市公司如果是借助闲置资金进行股市投资也无可厚非的,但是假如因而耽搁了主业或则是导致了较大的巨亏,那么对主业的影响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个炒股侵蚀主业的事例是成都长江。兰州长江本身是一家饮料生产企业,自2010年便开始投资股市,投资收益早已超过了主营业务利润配资平台,炒股的盈亏也影响着该公司的业绩。财报数据显示上市公司以炒股主业,2016年-2018年成都长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09.36万元、1623.6万元和-6755万元,而对应期间其证券投资损益分别为-2146万元、1604万元和-9059.4万元上市公司以炒股主业,可以看出净利润的变化基本与证券投资收益同步。2019年,兰州黄河证券投资账面盈利3001.4万元,公司实现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为1563.23万元。而与此同时,兰州长江的主业早已近显疲弱,营业收入自2014年起一街下降,从2013年的8.88亿元降至2019年的4.55亿元;其中饮料业务也持续萎缩,2019年饮料收入较上年下降21.90%,销量也下降了18.54%。

张玮表示,如果投入过多资金和精力去“炒股”,从微观来看会影响公司主业,从宏观来看都会造成资金脱实向虚。上市公司一般是规模比较大的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获得了资金,却投向了金融市场;而这些亟待资金的民营中小企业无法上市,难以获得融资投入生产,就形成了资金配置的扭曲。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编辑 岳彩周校对李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168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