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公司」恺英网络窝案揭密:实控人定增签抽屉合同 场外

震惊美股市场的恺英网络窝案,正步入最后的扫尾阶段。

上证报记者从案情知情人士处独家据悉,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在2016年底公司借壳上市配套募资时,曾与资金募集方私下签署抽屉合同,约定非公开发行锁定期到期后,如股价暴跌至定增发行价以下,由其个人出资补齐损失。

正是这份抽屉合同,使恺英网络得以“非正常”完成定增募资,更成了王悦日后一系列虚假披露、操纵股价的动机与原罪——推高股价,助力定增资金低位抛售!

定增施行后网上配资协议,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王悦指使时任公司董秘、财务经理的盛李原物色操盘方合作推升股价:3.6亿元保证金进行配资,在二级市场拉抬股价,目标价位不高于51元/股;多次通过控制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内容、时点释放多个“对外投资”“股权激励计划”“重大竞购”等虚假或不确定的利空信息;实际控制的279个期货帐户大量买卖公司股票。期间,操盘方累计建仓上市公司股票4.3亿余股,卖出约4.5亿股,非法获利逾2亿元。

2019年3月29日,恺英网络公告王悦“失联”;同时,有消息称王悦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记者还据悉,2019年4月,袁某在明知王悦涉嫌民事犯罪的情况下,仍指使别人租用江西省上饶市某公寓供王悦躲藏,并为其提供生活必需赃物。此时的王悦仍期许逃脱法律的制裁。

2019年6月12日晚配资炒股,王悦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上海市公安局即将拘捕,涉嫌罪名为:操纵证券市场罪。

自此,王悦及其创办的“游戏帝国”恺英网络完全深陷风雨飘摇,曾在业内搅乱风云的《全民奇迹》“奇迹”遁去;高誉、巨富、权势,终成梦幻泡影。

在王悦暴行曝露、锒铛入狱后,很快,其继任掌舵者——现董事长金锋和总经理陈永聪,以及包括原监事会主席林彬,原监事、董秘、财务经理盛李原与原监事李思韵等在内的多位公司原任、现任高管,相继被公安机关调查或拘押。

更多犯罪者与犯罪事实,亦渐渐浮出水面。

恺英网络窝案,涉及的罪名起码包括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窝藏罪等等。这场把数万中小投资者蒙在鼓里的资本乱局,即将接受正义的审判。

漩涡:虚假信披与操纵股价

恺英网络系列案件的核心,是一场由实际控制人王悦牵头,通过上市公司发布虚假信息、对外投资等手段网上配资协议,以实现操纵市场、拉抬股价、坐庄股票的资本运作。

直到借壳上市后的第二年下半年,恺英网络才得以完成定增再融资。此后,公司股价遭受快速上涨,并在2017年1月中旬一度创出27.18元/股的阶段新低(定增价钱46.75元/股)。

据案件知情人士透漏,为防止资金损失,2017年4、5月间,王悦指使盛李原物色到操盘方陈某,为其提供了3.6亿元保证金进行配资,约定合作推升股价,目标价不高于51元/股。

约定达成后,王悦便开始了此后的一揽子估值管理运作。自2017年6月至2018年年中,“股权激励”、“重大竞购“、“对外投资”等一批不确定的利空消息,开始逐渐抛向市场。

与此同时,操盘方陈某根据相关信息披露时点,使用王悦提供的配资资金和实际控制的279个期货帐户大量买卖公司股票。

同期,恺英网络股价自34元 /股跌至迫近40元/股,高度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及网路游戏指数。

首先是股权激励方案。

2017年6月9日,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2017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拟以17.54元/股的价钱授予共3800万股,约占公司股份的5.3%,其中配资网,拟向8名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授予3420万股股票。限制性股票的首次授予日被确定为当初8月28日。

然而,公司股价并未如其所愿出现较大升幅。

2017年9月27日,公司突然决定中止施行该激励计划,给出的理由是:因鉴于股权激励对象自有资金有限,通过融资途径获得资金的成本较高,同时施行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应折旧的会计成本较高。

紧接着,“现金并购山东盛和”成为恺英网络“第二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17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