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融资月息]中信证券:如何理解上市公司融资的两极分化?

报告要点

从非金融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的数据来看,上市公司整体的资产负债率是整体上升的;但企业融资需求趋缓、信用投放不足是2019年2季度以来的共识,统计局提供的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样提示我们工业企业在边际上处于去杠杆进程。在前期报告中,我们强调营业“应收-应付”周转率的趋势性不匹配推升了企业的短贷需求;本文我们从两个视角剖析企业融资情况。

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与“直觉”的背离。非金融上市公司的整体的资产负债率走升,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走升同样不合“融资承压”的大背景。另一方面,从工行对非金融企业企业个贷增幅来看:在经历了2019年1季度的个贷冲高后,非金融企业个贷增长一直处于下行区间。企业“应收-应付”的周转率错配可以解释企业愈发青睐短贷的缘由,但中常年增长的不足不应仅仅用“经济承压”这一缘由解释。

从企业端看:企业融资与经营均面临分化的环境。从非金融上市企业的规模这一视角看,企业存在“融资资质分化”。中国上市公司已经是企业部门中经济业绩最为优秀的一批企业,即便这么在上市公司内部仍然出现了负债增长的分化。我们觉得,中国广大资质平平的中小企业同样也面临着由资质下降带来的个贷融资困难的局面。从经营情况看,不同规模的公司经营状况分化同样明显。观察中小盘股总负债增长与非金融企业按揭增长的关系,我们发觉两者的相关性相较成份股要好,因此我们觉得小盘股负债端特点更能反映企业整体融资情况。

从工行端看:监管严格+债市火爆是两个诱因。严监管带来的非标融资下降和企业债券性价比提升是企业个贷不足的两个影响诱因。由于企业部门仅有少数龙头企业经营绩效较好,多数企业的资质下沉就是建行无法放款的一大诱因。而个贷融资之外,金融严监管背景下,表外融资、非标融资承压,宽信用又变得不这么通畅。我们觉得短期内非标融资无法大跌。银行部门非信贷资产增长目前早已调头向上,而2季度该项增长稍好时,表内个贷表现却不佳,使得企业融资总体表现疲弱。若个贷持续不振,预计表外融资很难支持企业个贷投放。同时建行在期市走牛的大背景下,也开始更多的配置企业债券,这种“债-贷”的性价比变化同样为企业个贷带来了压力。

债市展望:本文从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出发,指出:①目前企业经营分化显著,多数企业的“资质下降”是农行“宽信用”不振的一大诱因;②同时相较个贷对资质要求更低的融资形式又遭到了严格的监管;③债市的火热又增加了企业个贷的相对“性价比”,这三个缘由共同作用引起了目前的企业融资局面。预计2019年3季度融资回暖或仍然持续,企业经营的好转可能更多的要展望4季度,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中枢维持在2.8%-3.2%区间的判别。收益率将向2.8%-3.0%下限紧靠。

公司贷款炒股_国内融资炒股第一平台_炒股融资公司

正文

时间步入9月,各大上市公司陆续公布了自身的半年报。企业半年报的推出给与我们一个挺好的工具去观察企业负债行为和经营行为的关系。令人费解的是配资平台,从非金融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的数据来看,上市公司整体的资产负债率是整体上升的;但企业融资需求趋缓、信用投放不足是2019年2季度以来的共识,统计局提供的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样提示我们工业企业在边际上处于去杠杆进程。统计范围的不同自然是导致这些背离的主要缘由:上市企业基本都是各自行业的龙头企业,普遍竞争力强,信用相较全体企业更好。但是此类现象同样在另一方面提示我们:或许目前企业经营和企业融资行为早已出现了分化,中小企业在获取融资的难度相对提升,这种企业间的“信用分层”或许是剖析当前企业融资形势的一个契机。

同时,从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和工业企业经营效益数据可以看出,一般1个季度内企业经营的各项指标均不会发生过大的同比变动。如果我们觉得短期内中国企业经营的情况不会形成趋势性的逆转,那么每月更新的金融数据就可以给与我们判定企业经营的工具——每月更新的金融数据和每季度更新的上市企业财报可以进行交替验证和预测。在前期报告中,我们强调营业“应收-应付”周转率的趋势性不匹配推升了企业的短贷需求;本文我们从两个视角剖析企业融资情况。

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与“直觉”的背离

非金融上市公司的整体的资产负债率走升。尽管从2018年第2季度以来,非金融上市公司总资产和总负债环比均呈下降趋势,但是负债增长持续低于资产。2019年第2季度,资产环比增长约为9%,负债环比增长约为11%。此外,上中下游的资产负债率同样呈小幅上升趋势,自2018年底以来分别变动255.3bps、5.15bps、67.4bps。从这个视角看,不论上中下游,非金融上市企业资产负债率均有所上升。但中证“上中下游”成分股数目分别是50、250、200支,仅包含了中证800指数中具有较大规模的股票,在规模这一诱因上具有统计范围误差。在统计范围诱因之外,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走升同样不合“融资承压”的大背景。一方面,工业企业主动调降融资。尽管工业企业的资产和负债增长均呈下降走势,但负债降速快于资产,导致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回落增长至56.8%,为2019年以来最低水平。另一方面,自2019年第二季度起,我国企业个贷环比、环比增长放缓,且企业短期贷款、中长期贷款均呈现下降趋势。

另一方面,从工行对非金融企业企业个贷增长来看:在经历了2019年1季度的个贷冲高后,非金融企业个贷增长一直处于下行区间;截至2019年6月,新增人民币非金融企业按揭累计新增62600亿元,其中短贷降低14700亿元,去年同期为7696亿元;中长期贷款降低38478亿元,去年同期增速为42075亿元。企业“应收-应付”的周转率错配可以解释企业愈发青睐短贷的缘由,但中常年增长的不足不应仅仅用“经济承压”这一缘由解释。那么,企业融资究竟面临何种环境?下面我们通过探究工业企业和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试图阐明企业面临的融资处境。

公司贷款炒股_国内融资炒股第一平台_炒股融资公司

从企业端看:企业融资与经营均面临分化的环境

从非金融上市企业的规模这一视角看,企业存在“融资资质分化”。上文中的现象拥有一个直观解释:各行业绩优龙头股的经营绩效显著好于其他企业,大盘的上市企业常常是经营良好、实力强劲的行业细分龙头,而其他中小规模上市企业与各大龙头相比经营和资质便有所逊色。具体来看,自2019年来中证100、500、1000指数的财务数据中,仅有中证100、500延续资产负债率上升的态势;2019年第2季度,大盘股中证100的资产负债率已达86.96%;而中证1000的资产负债率仅为54.6%,与今年年底持平。从各指数公司的平均总负债增长来看,中证500所含公司总负债增长即有走平趋势,而中证1000指数所含公司总负债增长自2018年下半年即有下降态势。这说明,融资分化在上市公司内部已经存在,大、中盘股融资情况明显优于小盘股。

中国上市公司已经是企业部门中经济业绩最为优秀的一批企业,即便这么在上市公司内部仍然出现了负债增长的分化。我们觉得,中国广大资质平平的中小企业同样也面临着由资质下降带来的个贷融资困难的局面。从经营情况看股票配资,不同规模的公司经营状况分化同样明显。我们用在建工程反应未来产能,用固定资产净值反应现今产能,同时估算以规模界定的企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我们发觉以中小盘股为主的中证1000成分股公司的收入、利润以及投资端均表现不佳。分化的经营情况自然会引起信用资质的分化,银行对资质较差的企业降低个贷是可以理解的。中小盘股负债端增长更能反映企业整体融资情况。观察中小盘股总负债增长与非金融企业按揭增长的关系,我们发觉两者的相关性相较成份股要好,因此我们觉得小盘股负债端特点更能反映企业整体融资情况。当然,我们仅能每季度获得一次上市公司财报,但我们同样觉得短期内企业的经营行为很难有巨大的转变。那么可以觉得多数企业仍然面临着“资质分化”带来的“融资难问题”炒股融资公司,更多的银行信贷仍然集中于盘面龙头企业,“宽信用”的推动由于建行无法推动“资质下沉”而遭到妨碍。从工行端看:监管严格+债市火爆是两个诱因

严监管带来的非标融资下降和企业债券性价比提升是企业个贷不足的两个影响诱因。由于企业部门仅有少数龙头企业经营绩效较好(如果我们暂时排除华为这类非上市龙头企业),多数企业的资质下沉就是建行无法放款的一大诱因。而个贷融资之外,金融严监管背景下,表外融资、非标融资承压,宽信用又变得不这么通畅。从环比增长来看,2019年起中国非标融资增长也仅仅表现为顶部反弹微增,总量上还有所降低。如果说非标融资是部份资质不足的中小企业融资的一大渠道,那么2019年这部份企业可能还会面临融资困难:借个贷资质不足,借表外遭到限制。我们觉得短期内非标融资无法大跌。银行部门非信贷资产增长目前早已调头向上,而2季度该项增长稍好时,表内个贷表现却不佳,使得企业融资总体表现疲弱。目前国家大力推动的小微个贷支持计划也在逐步进行炒股融资公司,但其支出也仅有企业个贷支出的1/3左右。若个贷持续不振,预计表外融资很难支持企业个贷投放。同时建行在期市走牛的大背景下,也开始更多的配置企业债券(通常只有较小型的企业可以发债融资),这种“债-贷”的性价比变化同样为企业个贷带来了压力。债市展望

本文从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出发,指出:①目前企业经营分化显著,多数企业的“资质下降”是农行“宽信用”不振的一大诱因;②同时相较个贷对资质要求更低的融资形式又遭到了严格的监管;③债市的火热又增加了企业个贷的相对“性价比”,这三个缘由共同作用引起了目前的企业融资局面。如果我们将“中小盘股票”的负债行为和企业个贷投放构建联系,那么目前较为惨淡的金融数据提示我们7月份多数企业仍以去负债为主,长端错配的个贷结构提示我们企业周转仍然困难。从该角度来看,由于短期内企业经营常常有一定惯性,故而预计2019年3季度融资疲软或仍然持续,企业经营的好转可能更多的要展望4季度,维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中枢维持在2.8%-3.2%区间的判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19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