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总监“老鼠仓”:炒股成交近百万挣482元 被罚10万

摘要

【90后私募基金总监“老鼠仓”:炒股成交近百万挣了482.68元被没收 还喝了10万元罚单!】刚刚曝出出的是广东鸿腾资产的基金总监颜财光,此人借助未公开信息建仓六只股票,不到5个月时间成交额98.67万元,有点难堪的是,盈利只有482.68元(这收益率实在有点低),该“老鼠仓”行为,不仅违规所得的482.68元被没收,还被证监局罚了10万元。(中国基金报)

近期爆光的私募基金从业人员“老鼠仓”案有点多。

刚刚曝出出的是广东鸿腾资产的基金总监颜财光,此人借助未公开信息建仓六只股票,不到5个月时间成交额98.67万元,有点难堪的是,盈利只有482.68元(这收益率实在有点低),该“老鼠仓”行为,不仅违规所得的482.68元被没收,还被证监局罚了10万元……

90后基金总监“老鼠仓”交易近百万

赚了不到500元

福建证监局6月15日挂出去年第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涉案的颜财光是个80后,2016年10月步入名为鸿腾资产的私募基金工作,并于2016年11月26日起兼任“鸿腾一号”、“鸿腾财富”两只私募基金产品的基金总监兼交易员,负责投资决策、下单交易、风险控制,知悉相关交易信息。

2016年11月28日至2017年4月25日,颜财光操作本人开立于兴业证券晋江泉安路证券营业部的期货帐户,先于、同期或稍晚于“鸿腾一号”“鸿腾财富”,买入“三六五网”“经纬纺机”“航天通信”“金牛化工”“兴业股份”“天津港”6支股票,合计成交金额98.6723万元,盈利482.68元。

以上违规事实,有相关期货帐户资料、证券帐户交易资料、电脑硬件信息、相关人员寻问口供、证券交易所相关数据信息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法人_公司法人能炒股吗_公司贷款 法人

《基金法》再成处罚根据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法》再次成为该案件的处罚根据。

《基金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开或则非公开募集资金筹建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由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托管人托管,为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进行证券投资活动,适用本法;本法未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对非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进行规范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金融监督管理机构根据本章的原则制订”。

福建证监局觉得公司法人能炒股吗,颜财光作为“鸿腾一号”“鸿腾财富”的基金总监兼交易员,利用职务便利,知悉2支基金交易标的股票信息,操作本人期货帐户先于、同期或稍晚于2支基金帐户交易有关相同股票,其行为违背了《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中国证监会《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第二十三条第(五)项的相关规定,构成借助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违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害处程度,依照《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福建证监局决定:对颜财光限期改正,没收违规所得482.68元,并处以10万元罚金。

颜财光还是鸿腾资产小股东兼法人代表

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备案信息显示,颜财光除了是基金总监,还是鸿腾资产的法人代表。而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颜财光还是鸿腾资产的小股东。

协会备案信息显示,鸿腾资产组建于2015年6月,同年7月在中基协备案,目前备案的产品有3只。其中就包括颜财光管理的两只。

公司贷款 法人_公司法人能炒股吗_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法人

而且,颜财光还被登记为鸿腾资产的法定代表人,这名80后基金总监的履历因而也爆光, 他2011年到2012年曾在券商营业部兼任实习的理财总监,后来进了一家私募做投资总监助理,再转去一家资本营运研究会兼任了投资部副主任,2016年10月到了鸿腾资产做基金总监,没想到入职后不久就开始跟随自己管理的基金的买股,搞“老鼠仓”。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颜财光还是鸿腾资产的小股东。

福建致远资产职工“老鼠仓”被罚10万

除了颜财光,6月以来还有两起私募基金从业人员老鼠仓被监管处罚。其中一例是广东致远资产职工“老鼠仓”被罚10万。

6月11日,同样是福建证监局,发出了去年第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证监局查明:

2016年9月,“福建致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蝶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为“简蝶一号”)成立。2017年1月,“福建致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蝶二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为“简蝶二号”)成立。

“简蝶一号”“简蝶二号”均系以非公开形式向投资者募集资金筹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福建致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资产)为上述2只基金管理人。王某平为2只基金投资总监,负责具体的投资决策、下单交易。万星溢为致远资产公司员工,与王某平在福建省三明市常年共事。

王某平与万星溢之间会接洽“简蝶一号”“简蝶二号”证券帐户的交易决策,万星溢知晓相关期货帐户的帐号和密码;在王某平的口头授权下,万星溢下单操作过“简蝶一号”“简蝶二号”相关股票交易,知悉相关交易信息。

2016年9月19日至2017年3月13日,万星溢操作本人开立于兴业证券福州列东街证券营业部、海通证券三明列东街证券营业部的期货帐户,先于、同期或稍晚于“简蝶一号”“简蝶二号”买入“东方日升”“捷顺科技”“中科三环”3支股票,合计建仓金额47.9615万元。

福建证监局局觉得,万星溢作为基金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知悉“简蝶一号”“简蝶二号”交易标的股票信息,操作本人期货帐户先于、同期或稍晚于“简蝶一号”“简蝶二号”账户交易有关相同股票,其行为违背了《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中国证监会《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第二十三条第(五)项的相关规定,构成借助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违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害处程度,依照《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福建证监局决定:对万星溢限期改正,并处以10万元罚金。

凡得基金女老板和两职工“老鼠仓”交易达6.07亿元:

亏损203.7万在线配资,被罚100万元

6月5日,中国证监会发出对刘晓东、杨威、李儒柏两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经证监会查明,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事实:

一、刘晓东、杨威、李儒柏知悉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标的股票的未公开信息

(一)凡得基金控制期货帐户情况

凡得基金于2015年1月7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刘晓东系凡得基金职工,2014年8月至2016年2月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监事、总经理,自凡得基金创立至调查期间仍然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杨威系凡得基金投资总监配资公司,李儒柏系凡得基金交易员。

凡得基金控制的帐户有凡得幸福轮动基金、凡得幸福轮动二期基金、凡得幸福铁矿基金、垒鼎天道聚富基金、幸福轮动88基金、凡得幸福轮动4号基金、凡得幸福名星基金、凡得幸福建国基金、凡得幸福战略并购基金、凡得幸福CPA趋势追踪基金、凡得幸福龙道基金、凡得幸福MOM基金等户(以下简称凡得基金组)。除在凡得幸福轮动、凡得幸福铁矿、垒鼎天道聚富等三只基金中兼任投资顾问外,凡得基金均作为基金管理人,按照相关合同管理基金财产。凡得幸福轮动二期户2015年5月至7月由凡得基金管理,2015年8月至10月由凡得基金、深圳金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管理部份资金,2015年11月至2016年则全部交由上海海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

公司贷款 法人_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法人_公司法人能炒股吗

凡得幸福轮动和凡得幸福铜矿的管理人为深圳市华银精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但两户的投资决策和交易操作实际上仍然由凡得基金负责。垒鼎天道聚富的管理人为广东鼎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委托凡得基金代为决策和交易操作。

(二)刘晓东、杨威、李儒柏知悉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标的股票的未公开信息

凡得基金控制的上述帐户开户后,总体上由凡得基金投资顾问刘某成制订投资策略规则,并进行主要决策选股,其中2015年初至2015年末主要由刘某成进行决策选股,2015年末至2016年5月则主要由投资总监杨威及其助理戴某良执行投资策略规则并进行部份选股。

具体交易股票流程为,刘某成进行主要选股后,通过微信群(“时间动作记录凡得群”)将包含蓝筹股、股票品种、仓位等信息的交易指令发送给杨威等人,杨威按照具体情况决定建仓、卖出的时间,或依照投资策略选股后,将指令分配给李儒柏等交易员。刘晓东、杨威、李儒柏均在该微信群中,且自2014年年末至2016年10月,杨威每晚还会通过陌陌向刘晓东汇报股票交易情况,因此刘晓东、杨威、李儒柏两人知悉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标的股票的未公开信息。

三、涉案期间“刘晓东”账户与凡得基金组帐户趋同交易情况

2015年5月1日至2016年5月31日,杨威安排李儒柏操作,或亲自操作“刘晓东”账户稍早于、同步于或稍晚于(一般同一天内)凡得基金控制的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以相同方向交易相同股票,刘晓东偶尔也操作自己的帐户,跟随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根据沪深交易所提供的估算数据(不含凡得幸福轮动二期户2015年8月1日以后的趋同交易数据),“刘晓东”账户与凡得基金组帐户存在趋同交易情况如下:“刘晓东”华林期货信用户共交易了73只股票,成交金额16,474.29万元,趋同交易64只股票,趋同交易股数占比87.67%公司法人能炒股吗,趋同交易成交金额15,277.37万元,趋同交易金额占比92.73%;“刘晓东”国信证券户共参与了253只股票的交易,成交金额73,649.5万元,趋同交易163只股票,趋同交易股数占比64.82%,趋同交易成交金额45,494.93万元,趋同交易金额占比61.77%。在此期间,“刘晓东”账户与凡得基金控制的凡得基金组帐户股票交易的趋同度较高,合计趋同交易金额6.07亿元,占比67.43%,趋同交易股数占比69.63%,合计巨亏203.7万元。

上述违规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词、证券帐户资料、银行帐户资料、证券帐户交易信息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证监会觉得,刘晓东、杨威、李儒柏两人作为基金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知悉凡得基金组交易的标的股票的未公开信息,共同操作“刘晓东”账户,稍早于、同步于或稍晚于凡得基金组帐户交易相关股票,其行为涉嫌违犯《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105号,以下简称《私募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五)项的相关规定,构成借助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违法行为。根据刘晓东、杨威、李儒柏两人在违法行为中的地位作用不同,刘晓东应负主要责任,杨威、李儒柏应负次要责任。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害处程度,依据《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证监会决定:

对刘晓东、杨威、李儒柏勒令改正,并处以一百万元罚金,其中对刘晓东处以七十万元罚金;对杨威处以二十万元罚金;对李儒柏处以十万元罚金。

可以看出,在6月以来披露的这三起私募基金从业人员“老鼠仓”案件中,监管部门都根据基金法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了处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20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