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色金银老总帅百华跑路:幕后织网巨额资金流转

配资炒股 与做期货_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_配资炒股赔了100万

但是,何南觉得在中色平台上能挣钱,于是开始入场参与中色金银贵金属交易。“现在想想,还是我过分自信,再加上对金融不了解。”何南说。

2015年6月29日,中色金银的贵金属交易平台先后两次暂停出入金业务。此后数天,出入金业务仍然没有恢复,但订货交易仍可正常进行。

7月7日下午,中色金银行情软件停止报价,客户也未能登陆交易软件。中色金银坐落北京东城区五矿广场C座的公司总部,也被否认人去楼空。

小道消息开始满天飞。一则传闻称,中色12名高管被带走调查,中色帐户逾7亿元资金被冻结。

大多数投资者这时才开始警觉上去,开始构建QQ维权群,从早到晚不停地交换着各类真伪不明的传闻,以及牢骚和不满。

何南也是直至7月8日才晓得中色金银案发,然后去民警报警以后,他将一个旧QQ群启用为中色维权群。这个QQ群原本是何南在做业务员时,注册出来打算欺瞒顾客的。

警方通缉帅百华

9月2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首次确认了帅百华中色金银实际控制人的身分,并强调其“将资金抽逃跑路”的事实。警方通报称,“基金(资金)虽然显示在交易平台上,实际大部分资金已被中色公司实际控制人帅百华非法转移”

早在7月中旬,上证报记者调查时就发觉,中色金银工商信息列举的高管多是其代理人,而其实际控制人正是帅百华。

起初,坊间传闻中色金银内蒙分支机构涉嫌股票配资恶意做多美股被调查。内蒙民警带走了中色金银包括前台、保洁在内的多人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中色金银副总裁章亚平在出差回程途中被带走。

中色金银是否由于参与做多被民警调查,记者没能从民警得到确认。而2015年7月29日股票配资,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这则案情通报称,中色金银贸易中心交易平台系“非法交易平台,涉嫌盗窃投资者钱财……”

配资炒股赔了100万_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_配资炒股 与做期货

8月5日,警方发布的一则案情通报则称,抓捕了34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资金2.05亿元,公安部现已对此案进行督办。

2015年9月2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也首次确认了帅百华中色金银实际控制人的身分,并强调其“将资金抽逃跑路”的事实。警方通报称,“基金(资金)虽然显示在交易平台上,实际大部分资金已被中色公司实际控制人帅百华非法转移”。

至此,这起案发已两个多月,牵涉数万投资者的案件开始显山露水。

截至目前,警方发布的案情进展通报里没有涉及中色金银及帅百华等人通过股票配资恶意做多股市的相关内容。

在这次中色金银案发之初,有内部人士曾多次致电帅百华,但两个手机均处于死机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帅百华对期指证券研究较早,在套利方面有深入研究。2010年至2011年2月,帅百华接受媒体专访时的公开身分是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证券”)金融事业部总监兼光华路营业中心经理。

国际证券创立于1992年,总部设在南京,在大陆和台湾设有证券及期货经营子公司,拥有为顾客提供基于中国和全球证券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服务的业务。

国际证券官网上一份上传于2012年2月14日的从业人员名单显示,帅百华自2011年5月10日起还曾任该公司直属业务部部门经理,拥有期货业执业证书。另一份上传于2012年3月9日的从业人员名单则没有帅百华。

此外,本报调查发觉,中色金银会员单位公开宣传时确曾有股票配资业务,中色金银也网罗了一批操盘经验丰富的从业者,以及著名经济金融界人士作为智囊。

帅百华的这些人才和人脉储备早在其成立中色金银之前就早已开始。除了中色金银之外,帅百华起码以前或则仍然实际控制着两三家公司。

尽管有征兆表明,帅百华在2014年就开始布署“打扫战场”,先后清理了在多家公司的痕迹。但是,其代理人团队成员基本没有变化。

配资炒股 与做期货_配资炒股赔了100万_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

其中,中玺时代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玺控股”)就是帅百华曾实际控制的一家公司,该公司也曾举办过与中色金银类似的贵金属现货业务。

中玺控股投资筹建的中玺研究院,旗下也网罗了多位仍旧活跃在经济界的专家,这些专家常年在中玺研究院兼任职务,从事一些具体事务。

本报曾与其中部份人士取得联系,但她们都拒绝受访。

帅百华幕后织网完成资金流转

帅百华习惯隐身幕后,中色金银的诸多会员单位也惯于躲躲闪闪。本报曾联系过中色金银六家会员单位的法人代表,均不知中色金银为什么物,都宣称是有其他人将自己的身份证借去申领工商注册

除了人脉网,帅百华还织了一张公司网。这张通过会员单位、代理商,以及帅百华实际控制的其他公司织成的网,完成了投资者巨额资金的隐秘流转。这些公司之间关系盘根错节,导致很难理清巨额资金流转的具体方式,及利益分配。

据中色金银某会员单位相关负责人透漏,中色金银在全省大概有百余家会员单位,有会员单位还有分支机构。会员单位常常发展有几百家代理商,代理商又分别吸引来诸多投资人。简言之,普通投资人处于这条“食物链”中的最低一级。

帅百华这三年越来越习惯隐身幕后,台前的公司运作也都是云山雾罩。2014年世界女子冰壶世锦赛闭幕式上,帅百华以赞助商中色金银贸易中心董事长的身分为得奖队颁奖。这次公开露面已属罕见。

本报调查发觉,中色金银的诸多会员单位也惯于躲躲闪闪,会员单位实际控制人同样习惯隐身。本报曾联系过中色金银六家会员单位的法人代表,均不知中色金银为什么物,都宣称是有其他人将自己的身份证借去代办的工商注册。

章亚平等中色金银管理人员会定期赴会员单位考察,这些会员单位也时常以“总部”来尊称中色金银。目前,本报未能查明这种会员单位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与中色金银、帅百华团队是否有关联。

中色金银各地会员单位通常会在上海注册一家贵金属交易公司,以此向普通投资人展现既欣欣向荣又高大上的姿态。每当会员单位在上海注册公司的名称核准通过以后,章亚平都会在微博晒《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以示庆祝。

配资炒股赔了100万_配资炒股 与做期货_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

除此之外,中色金银公司及其子公司名称也多与有色行业的一些国企名称有些雷同,貌似存在“血缘”关系。有中色金银的会员单位和个人在招商材料、宣讲资料里,甚至声称中色金银的股东是中色国贸基金、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

面对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各类名目的“中色”,表面上中色金银也曾颁布一些整治举措。比如,2014年9月,中色金银要求各会员发布信息时“不能擅自加进诸如‘央企’、‘国务院扶植项目’等不准确叙述。”

但是,本报发觉中色金银自身也会有意无意显示其雄厚“背景”,将政府高官对相关国企的参观新闻置于自己公司官网的显眼位置,并将其放在“公司新闻”栏目之下。中色金银管理人员在社交媒体上时常也有类似暗示。

本报暂时无法调查清楚其间是否存在直接或则间接的关系。但是,无疑这种暖昧不清都给普通投资人带来蒙蔽。

此外,中色金银平台上线典礼,邀请了诸多退职官员参加,某经济学家任中色金银总裁,这些都使外界以为平台有背景、有“钱景”。

事实上,这位经济学家已经下海。对于前来问询的中色金银被害投资人,其微博回应称:“既然是黑平台,你为什么参与?事情演化过程囤积了风险,学会辨识与判定很重要,自己的认知是关键。”

这场微博对质,起于中色金银案发过后,投资人在该经济学家实名认证微博上发问,“你干嘛要去黑平台客串配资炒股出金不到账怎么办,是何居心。”

于是有了该经济学家的上述表态,同时还回应称:“最开始她们创业须要我帮助,就任此位,但只是虚名,不参与任何事情。随后一再提醒责任与风险,因为有人告知问题。只一年就不再兼任任何职位,并提醒她们不要再用我的抬头,一而再再而三强调此事。特此告知与我无关,我未曾参与任何业务。”

尽管诸多个人投资者一再发贴寻问,该微博再没有公开回应。

本报记者曾在7月中旬致电那位经济学家,确认微博上的言论出自其本人。其对本报记者仅表示:“期间,有中色金银的会员单位将一些问题私下转给我,我提醒过中色,但是她们不听。”

超高倍杠杆埋巨大隐患

相关主管部门也曾三令五申整治形形色色的所谓“交易所”,但是因为缺少更为有效的监管、监督,众多投资者一直屡次陷入“炒黄金”等骗术之中

退休高官、经济学家、社会名流抽身而退,留下了诸多陷入旋涡的投资人。

近年来,这种以炒贵金属现货、原油等为名的投资活动更加席卷。虽然为现货交易,实则类似期货期货交易,而且投资杠杆更大,交易机制更大胆,无论是金融风险还是社会管理风险都不容小视。

中色金银公开宣传的杠杆即为100倍,这在行业内属于超高倍的杠杆。

除了缴纳会员费以外,贵金属交易平台还缴纳可观的交易手续费。一位接近中色金银核心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中色金银每年缴纳会员费就有数千万元,但是这相对整体收入占比太小。

全行业每年总体收益在一两百亿元,但这只是交易平台层面,各类会员和二级代理等层面的收入未有确切统计,收益却并不低。

本报调查据悉,由于交易平台、会员单位、代理商越来越多,这个行业也存在价格战等恶性竞争。

中色金银就以前将自身装扮成“受害者”身份。比如,在2014年10月底至11月月底,中色金银曾多次宣称遭到网路功击。但是,之前有平台在案发过后被查明所谓的网路功击、“断网”实则是欺诈普通投资人的把戏之一。

据业内人士恐怕,截至目前全省约200家贵金属交易平台。自2006年始,初期行业发展经历过一轮“跑路潮”,后渐有规范起色,近年来平台欺诈案增多。

作为投资者,处处埋藏着风险,即便早已是受害者也可能二次被骗。比如,天津一家宣称正规代理商,在其注册网站上义正辞严地列举了贵金属盗窃的几种方式:盗用网站、自编交易所、自编会员、后台操作、限制交易、对赌模式等。

同时,这家机构在网站上开辟“黑平台”查询端口,实则是通过垂钓手法获取私人信息。本报记者在该网站填写资料然后两个小时左右配资网站,就有业务员打来电话推广贵金属投资,并且推广电话隔三差五持续不断。

这些贵金属交易平台多数都是根据地方政府一纸批文就筹建的,有些甚至没有任何手续。

国家相关主管部门也曾三令五申地整治形形色色的所谓“交易所”,但是因为缺少更为有效的监管、监督,众多投资者依然屡次陷入“炒黄金”等骗术之中。

“贵金属市场尽管如今更趋合法正规,但仍然不是成熟的市场,投资者的接受程度不一样,行业仍需规范。”资深从业人士对本报表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21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