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5000万炒股亏1000万 杭州散户告了信托公司

现在回顾数月前的股市炒股配资,真叫声声啼血。

昨天,杭州西湖法院开庭审理了该院在这次股市事件中的第一例融资融券纠纷。某散户自己出了2000万元,通过信托公司配资5000万元,一共7000万投入炒蓝筹股,一个多月后,信托公司对其大部分股票进行了补仓、变现。

现在散户起诉信托公司,要求赔付损失1100多万元,理由太有意思:你是信托公司,实际上你帮我做的不是信托,而是直接配资给我,做的是你本不具备资质的“融资融券”。

公开审理的案件,看到有记者前来旁听,被告信托公司马上要求不公开炒股5000千配资5万,原告只来了代理律师,律师也要求不公开当事人的任何信息。

数小时漫长的庭审,相当专业,大家都在抠曾经签下的协议。

这个风波使我们结合股市迈向一起来看炒股配资,更有意思。

大盘极速反弹的5月下旬

他寻求到5000万配资

5月25日,股民找到信托公司,双方签定信托协议。

由散户出资2000万元作为通常信托资金,获得了信托公司提供的1:2.5比列的融资款5000万元作为优先信托资金。然后借助信托公司提供的证券营业部开立的期货专用帐户,将这总计7000万元的资金从事美股股票交易。双方还约定,预警线为0.92,止损线为0.87。一旦股市行情有变,到达补仓线时,信托公司就有权强行平仓。

现在我们来看当时盘面。

大盘在今年3月开始从3000点一街高涨,4月底5月初在4300点的位置稍作震荡,在5月20日以后再次急速拉升,6月12日达到最高点5178点。而此案中的散户寻求配资的时间是5月25日,正是盘面极速拉升期。

两个月亏了1000万

信托公司对帐户进行了强行平仓

但是6月12日颠峰以后的盘面走势可以用一泻千里来形容,至7月10日,短短一个月,大盘狂泻2000点,回到3000余点。期间,A股呈现了反复千股涨停、千股停盘等“千股”奇观。

也正是在此阶段,也就是6月至7月间,本案中的散户的帐户被信托公司进行了补仓、变现操作,并自行进行了清算、分配,收取信托收益及管理费。股民觉得正是此操作导致他的股票损失惨烈。

也许即便散户就会说,这次平仓虽然从后果来说还不算糟糕呢,7000万损失1000万,如果再耽误下去,损失更大。在这一波反弹之中,股民的损失大多五成以上呢。

庭审中,双方也说到这个问题,股民的代理人说,比如有个海越股份,信托公司是在7月份16元多的时侯卖出的,其实8月份该股票到过18元。而信托公司说,你不瞧瞧后来海越一街涨至10元,哪怕在今天这样的上涨行情下也不过14元。

股民要求信托公司赔偿千万元

法院没有当庭公审

当然,平仓平的时机对不对,其实不是今天官司的焦点,昨天的焦点是,股民觉得他跟信托公司签订的是信托协议,按照法律规定,真正的信托应当是,具体操作由信托公司来完成,而现实中,具体的股票买卖都是散户自己在进行。

股民由此觉得,信托公司是披了一个信托的外衣,在做自己本没有资质的融资融券生意。

股民的起诉逻辑是,既然你没有资质做融资融券,那么我们之间的协议无效,那么我的损失你要补偿,你拿去的利润要退还给我。所以,要求赔付损失1100多万元。

法庭没有当庭裁定。

炒股5000千配资5万

事实上,在去年雷人的行情下,尤其是5月份以来,大规模配资进入美股市场,有的是券商的融资融券,也有大量通过信托公司进来的资金,还有更多非法渠道的配资类似民间高利贷,也趁势挺进股市,一同将泡沫吹到极至。

7月份炒股5000千配资5万,国家颁布新政开始清除场外配资。

而9月份,不少券商也吹来了集结号,强力清除集合信托为主的信托杠杆资金,由此也引起了券商和信托的正面交战。

在这样混乱的资金局面下,此案的迈向我们会继续关注。

不过若果股市一街高歌猛进,会有明天这个官司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22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