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VC/PE开始“炒股票”

“在职场,我们或许永远不会晓得,下一个被边缘化的是哪一个部门。”一PE机构投资经理林唐感慨称。

入职两年,林唐所处的一级市场投资部从最初汇集各路名校人才、承包公司80%以上主营业务的名星部门,沦为了现在存在感极弱的“游兵散勇”。

“这大半年来,公司实在是募不到钱,在一级市场只投出了一个项目。但是,公司的产值却并不难看,二级市场的好几个部门都大挣了一笔。”林唐告诉投中网,在这样的事态下,公司创始合伙人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二级市场“炒股票”,“为了挣钱,不难理解。”

2020年,部分一级市场由募资难所传导而至的寒意犹在,但二级市场的高光时刻已接踵而至:几近疯狂的造富效应几乎无人不晓。

对于此般盛况,敏锐的一级市场投资者自然有所觊觎。于是,大踏步进场,便成为了这些往年高调淘金的VC/PE此时最合宜的姿态。

进军二级市场,软银、红杉、鼎晖、高瓴发力

2020年10月,软银高管Rajeev Misra在线上大会中透漏称,软银愿景基金将列举计划,要在未来两周内组建一家特殊目的竞购公司(SPAC)。

SPAC又被称为空头支票公司,属于公募型并购基金的一种。据了解,SPAC比其他并购基金募资能力更强,其投资者的退出愈发简单,只需在二级市场增持SPAC公司的股票即可。

实际上,近期软银在二级市场频频出手。美国证监会报告显示,2020年二季度,软银耗资约40亿美元订购了特斯拉、亚马逊、Alphabet、英伟达、Zoom、拼多多等多家科技股,短期浮盈约40亿美元。

在中国,踏足二级市场的VC/PE机构亦不稀少。鼎晖投资、高瓴资本、红杉中国、深创投、弘毅投资、九鼎投资等众多VC/PE机构皆已在二级市场布局。

“鼎晖投资早在2006年起,开始通过关联公司润晖投资布局二级市场,二者都有相同顶级的国际机构投资者作为LP持有共同的投资理念和研究方法论。”鼎晖投资告诉投中网,“润晖投资是极少数在中国美股市场上,以国际超长线资金弘扬价值投资的机构。”

润晖投资筹建后,获得了包括全球顶尖主权基金,国家养老金,捐赠基金,慈善基金会和家族办公室的广泛认可,目前管理规模超过80亿美元。据悉,在过去的14年里,润晖投资取得了净值下降10倍的优秀业绩。

红杉也在二级市场频频加码。外媒报导称,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2020年8月,红杉创立了红杉中国公开市场投资基金(Sequoia China Equity Partners),这支拥有独立团队的新基金有着明晰的使命,投资于二级市场、全球公开交易的股票。

此外, 2020年6月,红杉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向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申请《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审批》,成为首家申请QFII的国际著名风投机构。

深创投、弘毅投资、九鼎投资则选择公募基金形式出击。2014年6月,中国首家PE系基金公司红土创新基金获得证监会批复筹建,深创投100%出资;同年7月,九泰基金获得证监会批复筹建,其大股东为九鼎投资。

2017年12月,弘毅远方基金获准,注册资本为1亿元,弘毅投资持股比列100%。这意味着弘毅投资即将涉足公募领域。此外,成立于2015年的金涌投资是弘毅投资旗下专事境内外二级市场投资管理的全资子公司。

诚然,如今二级市场红利将至之际,更多的一级市场投资者在通过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增、收购等方法尽可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自再融资新政落地,被机构称为“一级半”的定增市场迎来多家大鳄机构入场。如高瓴资本23亿拿下凯莱英的七折锁价定增,当天涨停板浮盈40%,开启了“一级半”市场的疯狂间奏。

近期,私募排排网调查显示,超七成PE机构看好定增项目带来的业绩增厚机会,并觉得相关定增产品有望享受3-6个月的新政红利期。

定增市场火爆的同时,并购大潮亦奔涌而来。

2020年1月,高瓴资本豪掷超400亿元入主格力电器,成为其新晋第一大股东。这一精典案例曾在彼时造成投资圈振动。

在泰合资本看来,2020年,相较此前每年凤毛麟角的并购交易,新常态下的并购交易数目或将倍增。

投中研究院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7月,并购市场整体持续上升,交易金额受背部大额案例的影响同比下降过半;仅在1个月内,共计31支PE基金以并购的方法成功退出,超1亿美元规模完成并购交易31笔。

一并购基金创始人潘辛然对投中网表示,一方面,融资难、增长难等窘境致使越来越多的中小型玩家将“卖身计划”提上日程;另一方面,疫情不断催化的“二八效应”下,巨头对于整合、延展的需求愈加旺盛。

快钱诱惑?资产配置多样化

不过,在常年主义兴起的当下,“博短期”一度被视为未能登上台面的“鄙陋”策略。

当然,也有投资人深信,精准的短线战术回报效率最高,“且本质上,短期生意也并不背离投资最根本的‘高风险、高回报’的运转逻辑。”

尤其在市场周期利空的行情下,当二级市场的企业价钱比一级市场更低,短期投资收益率更高,通过各类形式将业务触角伸向二级市场并有所为自然成为了这些一级市场的投资机构无可厚非的选择。

14年前就布局二级市场的达晨和润晖则有自己更长线的理解,回想当初润晖投资筹建的筹建本意,主要有三点,一是从企业的生命周期看,VC-PE-二级市场,涵盖了企业的诞生、成长、成熟的各个阶段,在投资研究上看,可以综合的考量一个行业中不同企业的竞争动态,对行业的生态展开研究;二是从研究上看,PE在项目点上扎的深,二级市场则是对行业的持续跟踪,紧扣行业心跳,二者产生了立体的研究;三是从国际比较看,一二级市场的市值最终会趋向一致,更宽的覆盖可以捕捉到更多的投资机会。

上述观点,亦是一二级市场跨界投资之典型逻辑,在当下得以充分诠释。恰逢,2020年,二级市场迎来了繁荣时刻。

根据巨丰财经数据,2020年上半年,全球主要指数表现中,A股普遍较佳。其中,创业板指以升幅32.5%位列第一,深成指、沪深300指数、上证指数位列全球主要指数升幅前五。

这其中,表现最亮眼的无疑是医药行业。巨丰财经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医药行业以36.81%的升幅傲居全市场,是惟一一个每个月都下降的行业,也是惟一一个跌幅超过创业板的行业。

此际,诸多一级市场投资者开始摩拳擦掌。

不可证实,投资于二级市场,VC/PE有着其天然的优势。“通常,在一级市场投资,基金内部一定会自上而下把投资赛道研究地透彻清楚,包括竞争对手、行业龙头等。这种情况下,一级市场的基金更容易捕捉到比赛道的机会。”道彤投资创始管理合伙人孙琦表示。

众海投资管理合伙人李颖同样对投中网提及,一些著名机构对于趋势的掌握相对更准确,特别是在二级市场表现比较好的时期,投资机构也希望可以多样化配置资产。再者,市场本身饱含波动性,一二级市场联动可能会带来更常年的价值。

“压力”使然?寻找价值洼地

一级市场的VC/PE涌向二级市场其实还有个更深层的缘由,那就是一级市场近些年来更加沉重的压力。

资管新政颁布以来,一级市场募资越发艰辛,私募股权行业优胜劣汰减缓。投中研究院报告显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创业项目、投资机构全部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更多机构减弱投资节奏,“活下去”成为了VC/PE市场各参与主体共同的目标。

林唐坦承,做二级市场虽然也是一些老牌VC/PE在找寻出路。“一个有品牌有投研能力的基金,在二级市场募资会相对容易好多,因为二级市场基金投资门槛要低得多,发行门槛要低得多,发行渠道要畅通得多。”

那么,主动也好,被迫也罢,当一级市场投资者选择对二级市场进行延展,又将对资本市场形成如何的影响?

“价值挖掘会更充分,是毫无疑问的。”孙琦告诉投中网,“美国资本市场很早就是这样,一二级相互流通,市场的价值被挖掘得更深。”

此时,投资人会发觉,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寻找价值洼地都在显得格外艰辛:各家机构的雷达已对市场进行全面扫描,基本不留死角。

所以,孙琦相信,对于资本市场整体而言,一二级相互流通是件好事,市场的效率也将逐渐增强。

但是,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在这样价值挖掘愈发充分的资本市场中,寻找投资机会的挑战也在显得更大。

同样以医疗领域为例。“2020年二季度有大量医疗股创了新高,而且还在不断地创下历史新高,这样的二级市场走势反过来对一级市场也有很大的剌激,我几乎未曾见过市场的争抢这么激烈。”孙琦对投中网表示。

一医疗机构投资人吴宁嘉向投中网述说了这样一个案例。2020年6月,国内一著名小型PE为了抢到一个正式IPO的医疗案子甚至舍弃了深度尽调,在没有完全了解项目基本风格的情况下就执意打出了炮弹。而且,该著名PE浑然不顾锁定期两年的投资风险。

“从接触到交割,一个月全部完成,这个速率简直匪夷所思。”吴宁嘉告诉投中网,如此快速的流程背后,除了简单的尽调外,投资合同也基本参照初期投资的条款报告。

事实上,这也许正是二级市场不同于一级市场的惯用打法——以更大的逻辑布局某个赛道,在大趋势中紧抓细分机会。

有投资人就坦言,近年来,投资行业鱼龙混杂,这实质与真正意义上的专业投资管理人的误差较大。

“市场永远是对的”,孙琦提及,“做投资的人最好不要去赌市场是错的,不要站在市场的对立面。VC要尽快预判市场的大势,PE也要在保有自我判定的基础上趁势而为,不要逆着潮头,同时也要有所克制,有所提防。”

一二级通吃,一场专属于腹部基金的游戏

一个残酷且客观的事实是,这场一级市场参与者鹈鹕二级市场的游戏或将只属于腹部机构。

换句话说,“二八法则”已然渗透到了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每一寸肌理。即使想换个打法,也得先衡量基金自身是否真正具备了“横跨一二级市场”的资格。

扩充团队的首要条件自毋须多说。要知道,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的投资策略、管理风格、研究体系等大不相同,因而炒股配资,投资机构染指二级市场也并非容易之事。

正如李颖所说,二级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进入门槛颇高。在一级市场马太效应更加强烈的行业现况下,大型投资机构可优先跨越多个阶段布局一体化。

加之,在公募基金市场本身中,“强者恒强”的行业格局已横越多年,中小基金的日子也不好过。根据wind数据,2020年以来,95家公募基金高管发生变更,涉及人数达256家。与此同时投资管理公司代炒股票,公募基金辞职基金总监人数已达168人,不少中小基金面临人才流失的窘境。

某一级市场投资机构HR何朋娜告诉投中网,二级市场的基金总监有一部分流向了一级市场。当前,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在招募投资总监或投后团队时越来越看重对方的行研能力,而这也正是这些基金总监的优势所在。然而,对于个别中小机构而言,配置拥有二级市场背景的人才却实属艰辛。

“我们机构当时笔试了好几个二级市场的求职者,但均被对方拒绝了。说到底,还是机构体量很小,那些二级市场的人都想找一些有稳定LP支撑的大机构,至少不用苦恼炮弹的问题。”何朋娜称。

“一级市场机构假如要向二级市场延展,基金的体量、投研能力、品牌各方面都要能达到相当的层次。”孙琦对投中网表示,一家机构的品牌和投研能力越强,布局越广,迈入二级市场的动力才会越强。这是因为,这些机构可以将一级市场的品牌和投研优势带到二级市场实现变现。

比如,某些脑部VC/PE拥有自己的二级市场团队,完全可以自己操盘,不需要将二级市场的面包分给合作伙伴。当这种机构投资的企业上市后,他们还可以在二级市场捕捉另外的机会。

不过,潘辛然也对投中网提及,虽然相对而言,只有脸部机构具备同时布局一二级市场的胆气,但不一定非要自己做投资管理公司代炒股票,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也太常见。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一级市场投资者走向二级市场的趋势共识下,并不是每一家有条件延展的机构都挤满了这股时尚。

甚至,可以说,大部分投资机构仍坚持专注于一级市场。

终归究竟,即便对于肩部机构,是否横越一二级市场做全域投资的根本仍然在于基金自身的定位,包括机构目标、价值取向等。就像孙琦口中的那样,如果机构以资管定位要做全平台的服务,追求的是AUM(资金管理规模),那么相较于一级市场,近两年基金在二级市场的规模扩张相对容易好多。

但是,相对容易走的街亦非捷径。“因为不同领域看似是有关联性的,但是假如真去做,大家会发觉一二级市场的团队基因不一样,文化也不一样,还是有很大挑战的。”孙琦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股票配资平台,文中林唐、吴宁嘉、潘辛然、何鹏娜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豪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hrsg.com/235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